本站整理 2018-04-08

踏着夕阳余辉,迎着徐徐江风,我们在古老的海塘上,静静地等待着天下奇观——海宁一线潮的来临。

“嗡——”终于远处传来潮水模糊的声音,这声音刚开始好像蜜蜂嗡嗡,一下子隐没在同学们等待已久的欢呼声。

渐渐地潮水的呼啸声埋过了同学们响亮的喉音,这潮的声音犹如一阵闷雷从远处滚来,来了,壮观的潮水临近了,此时我又好像在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,伏在地上倾听,马儿的奔跑声由远渐近,战场上的喊杀声前赴后继。

我眺望着一望无际的钱塘江,低头俯瞰,黄褐色的江水似尘土飞扬,朝我们这边飞奔而来。

顷刻潮水犹如雪山飞驰,万马奔腾,发出惊天动地的震撼;山在移,地在动,江在飞,人在晃,心在颤,正当你感叹大自然神奇之时,这自大的涌潮已从眼前飞驰而过,留下波涛翻腾的满江浊浪。同学们的照相机不住地把精彩画面定格。可是,无数的胶卷怎能留住奔腾的大江。

潮头过后,大部队紧跟其后,这壮观的景象像大将军率领这千军万马,往西方进军。

潮后的江面更是美丽,波涛汹涌的钱塘江上一个接一个浪打来,是将军打了胜仗回来了?还是仍留在远方?夕阳下的江面久久不能平息,一线潮还不停地奔流……

我望着此起彼伏的江面,不禁吟出了毛泽东主席在观潮之余有感而发留下的壮丽诗篇:千里波涛滚滚来/雪花飞向钓鱼台/人山纷赞阵容阔/铁马从容杀敌回。许多同学面对大江放声歌唱。

当汽车喇叭催促我们上车时,不少同学对海宁潮恋恋不舍,江边的水鸟徘徊在我们头顶,似像告别,似像留恋,司机带着我们与潮水赛跑,最终它把我们远远地抛在后面,独自奔向远方……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[!--temp.tj--]